原题目:王者荣耀:同样打两个位置,一诺顺遂转型,花海和初晨却变涝

一诺顺遂转型,花海和初晨却变涝,是什么问题?

王者荣耀2020KPL春季赛常规赛已经竣事,除AG超玩会之外,KPL御三家中的QG和ES相继无缘季后赛。可以说,KPL已经变天了。

在季后赛开赛之前,我们来聊一聊2020赛季,KPL几支老牌权门焦点选手转型的问题。以便我们能更直观的发现,为什么KPL在本赛季变天了。

王者荣耀,一代版本一代神

王者荣耀的天才谋划(不含锚点女士)自从S18赛季以来,在经由几回调整之后,乐成的将AD位提升为ADCarry位,让边射在KPL赛场上的职位迅速提升,成为战队的焦点大C。为了追随版本的转变,许多战队也最先调整自己的打法,让中单让经济成为工具人。而eStarPro的打野选手花海,GK的打野选手鹏鹏,EDG.M的打野选手初晨,都最先向边射位转型,同时还兼打野核两个位置。而AG超玩会的一诺选手,同样也是兼任边射和打野两个位置。不外,这四名“天才级”的选手,在转型的路上,走得并希望并不是相同。除了AG超玩会的一诺之外,其他三名选手,无一例外的已经跌落了巅峰了!

女团舞担程潇入驻斗鱼,跳舞主播集体瑟瑟发抖,周淑怡小妹也慌了

  在韩国偶像团体当中,中国成员往往都是舞蹈担当,比如当年的韩庚,之后的张艺兴,以及在宇宙少女中的程潇,在韩国女团宇宙少女当中,程潇的主要工作,就是完成高难度的舞蹈,一个后空翻成为了她的经典之作,在这个时间段,她就是整个

具体来说,上海EDG.M的初晨,初晨变涝绝对不单单是版本的问题。早在2019年KPL秋季赛的时刻,初晨的状态就最先下滑了,初晨的巅峰时期出现在2017年KPL秋季赛的时刻。出道即巅峰的样子,一直连续到2018年KPL秋季赛。初晨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基本上都是维持在巅峰的样子。坦率地说,这个巅峰期实在已经很长了。进入2020年后,初晨进一步变涝,也有可能就是由于射手打得多了,忘记了打野的节奏。囧王者还记得,昔时依附露娜着名的初晨,现在露娜玩的还不如VG的易瞳了,没有丝毫亮点。

花海和初晨类似,也是出道即巅峰的样子。只是花海的巅峰期显得稍微短一点而已,花海的巅峰期基本上等同于eStarPro的冠军之路,约等于2019年一年的时间吧。花海变涝,不仅仅是由于奶茶没完没了的轮换位置,更是和队伍整体状态太差有关系。花海作为偏秀一点的刺客型打野身世,他在打射手的时刻,团战走位的时刻,往往会显得很激进,这和他玩打野的习惯有非常大的关系。例如在2019年,ES有Alan的坦边或者蓝领野,无铭的辅助,Cat的法师上去卖,能吸收危险,因此即便是花海走位激进一点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有团队容错率在。但是在2020赛季,中路工具人盛行,猫皇Cat自身都还难以顺应版本,再加上Alan下场,eStarPro难以找到合适的坦边。这个时刻,花海走位激进的问题,也就暴露出来了!

因此综上所述囧王者以为,就四人对比来讲,AG超玩会一诺的处境要好的多,究竟AG现在是以西部第一的身份进入了胜者组,一白遮百丑。虽然一诺跟花海很像,都属于打法很凶的那种,可他们差别的是,一诺队内有七年的蓝领野,六点六的坦边,可以给一诺提供很好的环境。反观花海则否则,ES现在整体问题很大,自然也就无法保证花海的容错率了。初晨就更不用谈了,EDGM一个赛季三换教练,自己就是问题多多,初晨变捞很正常,稳定捞才不正常。电竞竞赛,菜就是原罪,人人都不会骗我们。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女团舞担程潇入驻斗鱼,跳舞主播集体瑟瑟发抖,周淑怡小妹也慌了

原标题:女团舞担程潇入驻斗鱼,跳舞主播集体瑟瑟发抖,周淑怡小妹也慌了 在韩国偶像团体当中,中国成员往往都是舞蹈担当,比如当年的韩庚,之后的张艺兴,以及在宇宙少女中的程潇,在韩国女团宇宙少女当中,程潇的主要工作,就是完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