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TV近日采访了100T的新成员——ImAPet,在采访中这位教练谈到了他在EG的过往以及新的团队,还有北美CS的现状。

23岁的ImAPet在四月初因为和stanislaw、tarik意见不合而离开EG,随后队伍很快找到了从MIBR离开的zews作为教练。周二早些时候,ImAPet被正式任命为100 Thieves的新任教练,和一直苦苦寻求队伍的ImAPet一样,100T也在寻找告别kassad之后能够替代他的人选。在此次采访中100T的新教练透露了他以前和EG队员关系破裂的原因、离职后受到的邀请等问题。

ImAPet:100T的风格是团队CS,而EG更多是靠个人能力

在这个过程中,他说道自己曾是多么接近转会到一支Valorant队伍,并谈到了直到最后一刻收到100T的邀请他才能决定重返CSGO。同时他也谈到了与澳大利亚队目前合作的进展,已经给他们带来的变化和未来从纽约搬到洛杉矶的可能性。

Q:你很坦率的说你和stanislaw以及tarik的关系破裂了。你为什么认为一开始就恶化了?你是在什么时候意识到这行不通的?

我认为出现问题的地方主要是职业道德的问题。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们讨论问题完全是白费功夫,当我们想做或者不想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们似乎没有相同的看法。教练和指挥之间的关系一直很紧张,甚至一些选手和教练之间的关系也不太协调,这是完全行不通的。即便是休赛期,我们也无法达成一直,甚至在一些最基本方面的事情,我们也无法达成一致。

Q:是成绩开始下滑的时候出现的这些问题吗?

在ESL One纽约之前,Major结束后我们训练了一周时间。这段时间可能是我们在之后参加所有大赛的唯一一段训练时间了。我觉得我们状态正旺,应当继续保持状态,更多的集训。然而,我们已经决定参加2019年下半年大部分比赛,满满当当的赛程让我们没有条件再去集训,虽然现在来看有点马后炮,但是我们应当从中吸取教训。当然,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我们被这些比赛糟糕的成绩影响了心态。

Q:回顾过去,你是否认为有些事情本可以做的更好?这段关系有可能在某一时间修复吗?还是说改变是必须的?

我认为这段关系可能无法修复,我不知道我本可以做些什么,也不知道在我的立场上我做什么事可以弥补、修复所发生的一切。我们似乎永远无法达成共识。或许我们可以更好地讨论这个问题,也许我们可以为彼此牺牲一些东西,但是我不认为我们任何一方愿意做出牺牲,所以我觉得修复关系这件事本身是不可能的。这段感情注定失败。

ImAPet:100T的风格是团队CS,而EG更多是靠个人能力

Q:你是如何看待zews的?你能看到他来EG之后解决了之前的问题吗?

我认为zews是一个很好地教练,我认为他可以给当前阵容带来一点新的东西,但是总的来说我觉得EG的阵容还是得换,很多时候通过换人解决问题是最好的办法,但是对于他们现在的情况来说还是看看新教练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吧。但我绝对认为他们应当变更阵容。

Q:这是你离职之前的想法吗?

是的,我被踢之前也曾接近EG俱乐部,去做一些改变。现在来看显然不是我想的那样。关于那件事没啥可说的,我想要改变,但是没有发生。也许交易费用太贵了,也许不是EG想要的,也许队员不同意。反正没发生。但是,不错,我想要改变。

Q:在你离开EG之后的几周发生了什么?你是怎么接到100 Thieves的offer的?为啥你答应了以及还有其他队伍找过你吗?

在不透露名字的情况下,我可以说,有人向我提出了报价,但我并没有看到他们的阵容有什么竞争力,我只是一直在等,有段时间,我都打算签约一支Valorant队伍了。

Q:作为一个选手吗?

不,作为一个经理,或者说领队?去建立一个战队阵容,组建战队框架等等。因为我已经在CS呆了这么长时间,而且我知道怎样才能有一个像样的阵容,这就是我要做的。我准备签了,但是就在我准备签约的当天,我收到了100 Thieves的offer,给我感动坏了。我非常喜欢CS,所以和100T待在一起明显是更好地选择,我看到了他们成为一支传奇队伍的潜力。他们只需要在一些小事上努力,做一些尝试,我认为他们能变成一个非常好的团队,所以我很高兴有机会和他们共事。

Q:你是否觉得你自己也像很多北美职业选手一样,被迫转投Valorant?如果100T没有来找你,是不是已经没有别的可能性了?

说实话,我感觉被迫签一份Valorant的合同并不是收入问题,而是更多的想要参与竞争。我想如果我想竞争和承担风险,Valorant似乎是一个完美的机会。我没有看到很多北美队伍,至少是顶尖水平的队伍正在寻找教练,对于我来说没有太多的选择让我重新回到顶尖的竞争行列。与其加入一支T3-T4级别的队伍我不如重新换个项目。这就是我的感觉,我需要挑战。

ImAPet:100T的风格是团队CS,而EG更多是靠个人能力

Q:EG和NRG与100 Thieves相比在游戏风格或者队伍文化上有何不同?

在结构上肯定有很大不同,在100T中,他们打的是团队CS,而EG更多的是靠个人能力,更多的是默认。我认为这是最大的区别。100T的选手也比我想象中的更愿意接受改变,比如数据或者我想介绍给他们的东西。现在我们还在磨合阶段。我认为队员之间的可比性很强,所有选手的个人能力都很高,整个队伍的沟通也都很好,选手之间的差异不是很大,也许这支队伍的风格和EG有点不同,但是队员类型方面都差不多,有一个个人能力突出的步枪手能够收割人头,有一个实力出众的狙击手,这些都是非常相似的。在队伍文化方面,他们让我想起NRG时期曾经和FugLy在一起的时候,实际上我们都是朋友而不是后来的同事关系,所以这绝对是一个来日可期的合作。

Q:你是否发现你必须以不同的方式接近他们?到目前为止你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什么?

第一周,我了解到他们现在的问题是什么,他们没有做的事情和他们需要做的事情。最让我吃惊的是他们几乎从来没有对自己打完的录像做VOD回顾,对于一个顶级战队来说我很惊讶他们在没有对自己或者其他队伍进行任何视频回顾的情况下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他们告诉我,他们可能在一年内仅仅做了1到3次VOD回顾,这真实不可思议。我的很多工作都是监督队员完成VOD回顾,所以这是一件我从他们身上学习到的,现在正在改变的事情。

Q:队伍怎么看待这件事?

我认为每个选手都愿意这么做,他们只是从来没有在团队中这么做,他们一点也不反对,我认为他们喜欢现在这样,因为我发现他们普遍是视觉型学习者,而不是像教书一样和他们怎么说他们怎么做。我认为视觉学习者在电子竞技中非常普遍,所以VOD回顾对于整个团队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会坚持让他们这么继续做下去,我已经看到它对选手的影响,这完全是积极的。

Q:在过去几个月里,100T可以说是停滞不前的,你认为他们以前在哪些方面存在不足?你可以在哪些方面帮助他们改进?除了VOD回顾,还有什么是关注的焦点?

主要关注的还是战略层面,当我在EG时我会针对100T的数据多次戏耍他们,因为你知道他们每次都会做什么,即使我们不提前准备。从战略上来说我觉得别的队伍总能知道100T想要做什么是他们最细要改变的地方。我们已经在战术上做了很多工作,改变了一些东西,练习了一些他们不一定适应的东西。我们一直处在一个很大的尝试阶段,这不会很快结束。我们只是在尝试一些东西,看看哪些有用哪些没用。也许你在比赛中可以看到这些东西,甚至是DH、BLAST这种比赛。我们会尝试一些以前100T不会做的事情,即便这些操作也许会很蠢。我们的目的只是为了走出舒适圈。并为下一次RMR赛事(cs_summit6)做好准备。

ImAPet:100T的风格是团队CS,而EG更多是靠个人能力

Q:队伍总部在洛杉矶,而你住在纽约,可能的话你会搬家吗?如果没有,你会考虑这件事么?

嗯,搬家对我来说不是问题。我只是在观望疫情的情况,然后选个日期就行。现在线上训练都运行的很好,没有人迟到。我们通过不一样的方式进行VOD回顾,所以基本上是一样的,只是我现在还没有和他们线下见过面。这有点伤,不过还好,我不确定是否有必要搬到洛杉矶,不过他们都在那的话我过去也好。

Q:他们都在线下训练室,而你在给他们上网课,会不会很尴尬?

我不尴尬,我们就是开个玩笑,在团队对话中放松一下,一切都很好。

Q:北美三个最强俱乐部Liquid、EG和100T最近日子都不好过,Valorant的到来也导致一些低级别的队伍比如Orgless、Swole Patrol和Bad News Bears完全解散。你对现在北美CS现状怎么看?

一开始,我觉得NACS注定失败,因为他们的天赋会威胁到顶级战队比如Liquid和EG,但现在我认为情况并非如此。显然,失去像FNS和freakazoid这样的指挥,甚至失去像WARDELL和Sburoza、Infinite这样的天才选手会在短期内影响到我们。但从长远来看,我认为还是有一定积极影响的。你将会看到新的队伍出现并获得经验,指挥不断学习,从不断涌现的比赛中获得经验。你会看到像Grim这样的选手的成长。也许人们现在还没有关注他,但我认为他未来有前途。几乎每个来自Triumph的选手都在给我们传递积极的信息:他们还没有放弃。据我所知,他们获得了赞助,虽然很有限但是他们依旧认真工作,并且在一些地图上击败Gen.G这样的强队。所以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

现在的竞争形势是唯一的负面因素,在北美没有太多的多样性,你可能会一遍又一遍的与一个队伍训练,而且我们总是有意识的在避开巴西队伍,不想让他们归于北美。但是一直和与你有同样反应的队伍训练总不是办法。但是除此之外,也会有新的队伍展露头角比如Recon 5和Triumph,他们能获得更多的比赛机会。Envy和Chaos也很好的展现了他们的水平。所以长期来看还是积极的。

Q:疫情是否影响到了北美队伍训练?比以往更差了还是和以往一样?

确实,就像我说的,遇到比赛我们会避免和同一小组的队伍训练,但是和一些低水平的队伍比如Envy训练又练不出来什么东西,你不能为了训练而去训练吧。这是一个难点,人们认为我们在北美就一直跟Liquid训练,其实很多时候我们也约不到他们,他们有其他的队伍训练,如果错过了和他们约训练赛的机会,那你就得等下一个星期。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因为没有太多顶级队伍,而且多样性的缺乏导致训练效果不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