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Kinguin俱乐部打破常规签下了一批非同寻常的职业选手,并组建起了CSGO第一支国际纵队。我们采访到了一些在队伍组建过程中的中流砥柱,他们开辟了反恐精英的新时代。

Maikelele分享了当时组建Kinguin战队的道路,以及当初非同寻常的情况等。2015年,国际纵队的概念几乎是闻所未闻,他告诉HLTV记者:“我希望大家把这种尝试当做一件好事,并能够理解这将会是大势所趋。如果时至今日你才刚刚接触这样的概念,那么可能你不会理解FaZe Clan所做出的的决定。”

Kinguin的故事 第一支超级国际纵队(上)

自Team Kinguin成立至今已有5年时间,这一项目的诞生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反恐精英赛事的发展。在其他电子竞技领域,国际纵队的概念已深入人心并广受欢迎,然而在CS项目中仍然是一个罕见的现象,就好像在CS界内有着这样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如果选手们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区,那么他将面对不可逾越的沟通问题和文化冲突等鸿沟,毫无疑问会把整支队伍陷入尴尬且劣势的境地。

2015年5月,Kinguin俱乐部主动挑战这些先入为主的传统观念,这家总部位于香港的企业一直在为电竞游戏提供一定的市场,并在CSGO项目中看到了拓展全球业务的绝佳机会,因为当时这款游戏以及整个电子竞技行业如同雨后春笋一般蓬勃发展。在了解到一支新的队伍正在与SK Gaming谈判后,Kinguin决定投入大笔资金作为谈判筹码。“我们都清楚SK将是一个更明智的选择,而Kinguin对我们来说并不保险,但我们还是赌了一把,”Maikelele解释道。他和ScreaM是这支队伍的领头羊,也同样是被时代抛弃的选手,所以他们两都需要一家新的俱乐部来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Maikelele由于缺乏顶级联赛的经验而被NiP战队除名,而比利时选手ScreaM在经历了队友臭名昭著的假赛事件后,职业道路日渐坎坷,最终被孤独的留在Epsilon阵容中无人问津。

Kinguin的故事 第一支超级国际纵队(上)

“(在瑞典)有些选手真的很难相处,有些选手我不太喜欢,有些选手也不喜欢我,”Maikelele谈到。“如果我想再次回到NiP,我就必须等待他们的报价,但你永远都不知道那会耽误多长时间,所以我当时的目标是能够超越NiP。”

“ScreaM曾经跟我简单探讨过组建一支队伍的想法,但我感觉更像是句玩笑。后来我们又谈起此事,我说我想效力一支国际纵队,因为我觉得如果你可以从不同国家引入优秀的选手,说不定能给队伍带来更多成功的经验。这和我在NiP时期看到的情况大相径庭,NiP把allu招募了进来,他们一段时间用瑞典语交流,一段时间用英语交流,因为allu并不懂瑞典语。而国际纵队大家都只会用英语交流,所以你可以从任何地方招兵买马,所以我们达成共识,组建一支国际纵队闯一闯吧。”

在寻找合适人选的过程中——有一次甚至与两名北美选手Skadoodle和Hiko一起讨论了洲际阵容的可能性,这对搭档最终选择了职业生涯处于不同阶段的三名选手。第一位是当时冉冉升起的天才少年rain,他们在LGB战队的短暂相处受到了Maikelele的青睐;第二位是SKYTTEN,这名瑞典选手在2013年DreamHack Winter Major中以八强成绩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最后一位是老将fox,当时28岁的他已经在伊比利亚诸多比赛中小有成就,但是仍然没能在顶级赛场上证明自己的实力。

“当时NiP把我踢出阵容后问我是否想为LGB效力(编者注:当时两支队伍共同拥有一家母公司,Diglife)他们总说rain是一名超新星,于是我同意了为LGB效力一段时间,然后目睹了rain的实力后,我开始萌生了组建国际纵队的想法。”Maikelele回忆道。“他(rain)真的太强了,是个完美苗子。

Kinguin的故事 第一支超级国际纵队(上)

“SKYTTEN是我的老朋友了,我们曾经一起打过很长时间。当我们讨论了这支队伍的整体情况,谈了队伍接下来的发展时,他说:如果你能给我一次机会,我会证明自己的能力。他并不是一位默默无名的选手,也曾随LGB战队出征Major。他是一名优秀的选手,所以我们决定带上他一起,看看和他一起能打出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fox的话一直在打葡萄牙当地的比赛,但是每当他参加国际赛事,总能发散出耀眼的光芒。每个人都说fox实力非凡,是一名优秀的战士。我们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斗士,因为我们清楚只有不断地努力才能取得进步。”

Kinguin战队在很多方面的举措都是具有革命性质的,组建队伍的消息很快就被传开了,战队里的队员们突然成为了当时薪水最高的选手,这样的情况在后来引起了多米诺效应。“在与Virtus.pro的训练赛中,他们问到我们是否真的能赚那么多钱,”fox回忆道。“当时正常选手们的收入大概在1000欧元,而我们的收入高达3500欧元左右。这改变了当时的情形,选手薪资开始飙升。”

Maikelele还清楚的记得,在战队建立初期,选手们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后,彼此相互联系逐渐熟悉的过程让他觉得很有趣。“这太有意思了,我们总是开怀大笑。fox的英语不太行,但是他的实力真的没的说,每天坐在电脑前6-8个小时,不断地训练来提升个人能力。”Maikelele说道,然后解释了队伍每位选手对战队比赛风格的影响。“我们各自分享了自己的愿景,每个人都有来自不同队伍的指挥经验,ScreaM曾经和Ex6tenz是队友,而我曾在Xizt指挥下效力。都能给队伍带来丰富的经验。”

在建队初期的那些日子里总是阳光灿烂春风十里,但是几周过后,队伍间出现了裂缝。第一次进行人员变动是在6月底,战队管理层不满SKYTTEN的指挥能力将他除名。在队伍前往斯洛文尼亚参加Gaming Paradise Inhouse预选赛的前一天,Maikelele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的朋友SKYTTEN。他说:“SKYTTEN情绪很激动,我也挺难过的。告诉他这个消息真的很艰难,因为我明白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一起并肩作战了。我觉得战队里有些选手并不喜欢和他一起打比赛,也许是我搞错了。我模糊的记忆中还记得有些选手曾抱怨SKYTTEN为了数据当老六,但这只是在一些处境很困难的情况下做出的抉择,我并不认为他是一个老六。”

Kinguin的故事 第一支超级国际纵队(上)

NiKo是Kinguin战队愿望清单上的一员,这位波黑天才少年在斯洛文尼亚赛场上拿到1.28 Rating惊艳全场。但后来mousesports俱乐部决定重组纯德语阵容,NiKo便被下放替补席中。然而这样的机会并没有被Kinguin抓住,转会并没能实现,因为战队为了签约rain已经花了一大笔钱,俱乐部不愿意再开出一张高额支票了。“我记得大概是4万欧元就可以把Niko带回家,”Maikelele说。“如果你用现在的价值来衡量的话4万欧元根本不值一提。几年后,同样是一支国际纵队用50万美金签下了NiKo。试想,如果当初我们拿4万欧元签下了NiKo,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接替队伍空位的人是瑞典选手dennis,他曾在2014年中旬另谋生计找了一份全职工作退出GO圈,经过一年的休整之后再度回到了赛场。“在我加入Kinguin前是olofmeister来劝我回来继续努力的,”dennis谈到。“他告诉我现在CSGO已经相对成熟,薪水也不错,可以靠它谋生。”在2015年FACEIT联赛第二阶段决赛中,dennis首次身披Kinguin战袍亮相,并在Cache中以16-0零封Virtus.pro震惊四座。

Kinguin似乎恢复了状态,并形成了一套可以开花结果的战队体系,但是教练的突然离队又让他们的计划受到打击,这支队伍并不像传统队伍那样稳定,总是会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FACEIT联赛第二阶段决赛结束几天后,Kinguin解雇了战队教练dalito,因为这名教练被查出与一个被VAC封禁的账户有关联。Maikelele谈到:“这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奇怪的状况,我们被困在了瓦伦西亚,dalito开始变得非常紧张,他说自己想回家冷静一下,我们告诉他先放松下来,俱乐部给我们找到了一家酒店,我们会在那里住一段时间。”

“俱乐部给dalito买好了回家的机票,在他离开后大概一两个小时,新闻就报道就出来了。我知道他和一些被VAC封禁的人是朋友,人们都在就此事议论他,但是我从来就不相信他是这样的人。他告诉过我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我们当时也没有想太多,只是无奈的笑了笑。相互安慰道,别难过,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吧。去他的,dalito还是我们的好朋友。当然他也可能是在说谎,我觉得如果真的做到了这一步,很多选手都会撒谎吧。”

在Valve决定限制教练在比赛中的交流之前,Kinguin是第一批把比赛时的指挥权移交给教练的队伍之一,随后其他赛事也相继效仿。但是dennis坚持认为,失去教练对战队的影响微乎其微。他说:“那时候教练的影响力还不如现在,所以我并不担心他的离开会影响队伍。”在dennis担任战队队长期间,Kinguin在那年夏末一路狂奔,在ESL One科隆Major中打进八强,并在Gaming Paradise赛事中收获了战队首座冠军奖杯。

Kinguin的故事 第一支超级国际纵队(上)

这也是这支队伍在Kinguin旗下征战的最后两次赛事,在9月11日,Kinguin成为了Gamers2俱乐部的冠名合作伙伴,于是战队选手集体转会至G2战队,这也是G2俱乐部多年来采取的一系列实力举措中的第一步,他们一直在不懈地追求卓越,力求获得西方之最的称号。